4 Responses to “918 Incident and the Start of WWII”

  1. Hu Zushu says:

    Dear Don,

    A very good summary of the historical background that led to the 9/18 Incident as far as how foreign powers were involved.
    It would be more enlightening if it were accompanied by an analysis of why the foreign powers so easily got to impose their influence on China and the rol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After WWII the majority of Germans (more precisely the West Germans) didn’t turn their attention to search for the reasons why they have lost the war, instead, they have set out on a journey to look for the reasons why they could have started such a war. It’s a self-critical way of looking history which few nations until now are able to adopt, including us the Chinese people. The Germans call it “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 or “Aufarbeitung der Vergangenheit” which may be translated as „self-critical way of coming to terms with the past”.

    An example is the speech by the former president of West Germany Richard von Weizsäcker in the West German parlament commemorating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end of WWII in Europe and of National-Socialist Tyranny. In the speech Richard von Weizsäcker articulated the historic responsibility of Germany and Germans for the crimes of Nazism. In contrast to the way the end of the war was still perceived by a majority of people in Germany at the time, he defined the 8th of May 1945 as a day of liberation. Weizsäcker pointed out the inseparable link between the Nazi takeover of Germany and the tragedies caused by the Second World War. Although Weizsäcker stated that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the guilt or innocence of an entire nation” because “guilt is like innocence not collective, but personal”, he called it necessary for the post-war generation to accept the grave legacy of their past and to keep alive the memories. http://www.j-bradford-delong.net/TCEH/Weiszacker.html .

    Best regards
    Zushu

  2. Ann Santee says:

    Don, thanks for a refresher course on the 9/18 event. I hope you can print out this article and enlarged it for guests to see during the commemoration event next week at the Chinese Consolidated Benevolent Association in New York City.

  3. Rich Braverman says:

    Don

    Thanks for another very interesting story about Chinese history.

    Rich

  4. Henry Sun says:

    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後,被它於1931年9月18日侵佔的中國東三省所成立的傀儡政府,「大滿洲帝國」【註1】跟著滅亡,其土地和人民重歸中華民國,和台灣回到祖國的時間一樣,距今也有66年之久了。有些滿洲皇奴【註2】世代受日本右派軍國主義的影響,在民主社會中隱伏了好一陣子,見日本又在東亞強大起來,覺得時機已到,便趁機宣佈復國,聲勢浩大,如果讀友不信,請點閱下列「滿洲國臨時政府」的網站就知不假。http://www.manchukuo.org/index.htm 這後面當然有日本軍國主義的支持。
    留覽了皇奴們的網頁之後,你就明白雖然脫離「大日本」六十多年了,為了滿足政治野心,想做皇奴者,不是只在台灣,在東亞各地大有人在。這和脫離日本多久無關,而是與時機有關,趁機行事就是投機政客的唯一準則。當今投機政客甘心作皇奴者特別多的原因是:
    1, 在民主社會中他們的風險很小,不太可能會丟掉性命;
    2, 日本在美國扶持下已恢復強盛,加上它夜郎自大的民族性,肆無忌憚復甦了軍國主義,又開始夢想稱霸亞洲,甚至征服世界;
    3, 皇奴有日本軍國主義者在背後撐腰,賣買雙方互相利用,營造出雙贏局面,較容易獲得政治資本。
    • 註1:「偽滿」初立國時自稱「滿洲國」,不久改正式國號為「大滿洲帝國」。
    • 註2:「皇民」一辭始於日據時代的台、滿地區,日本人為了奴役中國人民而推行的所謂「皇民化」運動。現在來看,其實非日本國人民,而欲依附助虐者,只能歸「皇奴」一類。
    在滿洲國的網頁裡,你可發現這些皇奴把他們過去的主子川島芳子、東條英機、板垣征四郎、石原莞爾、土肥原賢二等許多被聯軍或中國判死罪的萬惡妖魔甲級戰犯或漢奸,都恭列在「歷年功臣名單」中。
    他們的「政府」包括「皇室」、「首相」、「內閣」都已組成,還有「駐台灣大使館」。他們的「國旗」、「國歌」等都照從前。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他們宣示的「領土」範圍和「管轄」範圍,是這樣的:
    「我國(滿洲國皇奴自稱)領土巍峨1,133,437平方公里,是東亞地區數一數二的大國,沃野千里,資源豐富,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會一直竊據滿洲土地為己有。滿洲國領土範圍包括現中國遼寧、吉林和黑龍江三省全境、內蒙古東部及河北北部。根據1932年的《日滿議定書》,關東州之主權由滿洲國所有;滿洲國承認清朝將旅順、大連一帶的關東州租借予日本的條約,故關東州繼續由日本直接管轄,不屬滿洲國行政區劃。(國未復先賣)」
    可見「滿洲國」臨時政府在籌備時已立好賣身契,如此才能得到日本的積極支持。滿洲國臨時政府要繼承溥儀衣缽,尊溥儀為先帝大行皇帝,恢復溥儀的傀儡政府,當然是當今日本軍國主義者夢寐以求的事。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溥儀時代的滿洲國,中國人民如何被日本凌虐的:
    1932年9月16日,日本關東軍撫順守備隊及撫順憲兵隊在平頂山槍殺3000多名中國平民(包括滿族平民),是為平頂山慘案。
    駐扎在滿洲國的日本關東軍設有從事生物戰細菌戰和以活人進行細菌病毒試驗的731部隊(基地在哈爾濱)和長春的100細菌戰部隊。有學者認為超過10000名中國人(包括滿族)、朝鲜人以及抗日聯軍戰俘在731部隊的人體試驗中被害。
    滿洲國官方供奉日本神道教的「天照大神」,國家設有「建國神廟」和「建國忠靈廟」。滿洲國帝宮内設有祭祀府,負責國家的祭祀事宜。日本神道教在满洲國具有國教的地位。
    1940年6月26日,满洲國皇帝溥儀第二次訪問東京,此次訪問的主要目的是迎接日本「天照大神」回滿洲國供奉。
    1940年7月15日,滿洲國皇帝溥儀頒佈《國本奠定詔書》,宣稱滿洲國的建立是和日本一樣,都始於「天照大神」,並把「天照大神」作為滿洲國的「建國元神」加以供奉。
    1942年3月1日,滿洲國皇帝溥儀頒佈《建國十周年詔書》。自此之後,滿洲國對日本的稱謂,從之前的「友邦」、「盟邦」改稱「親邦」,即以日本為父母之國。
    滿洲地區物產豐富,有廣闊的可耕地,豐富的林業、渔業資源,煤礦、鐵礦等多種原材料儲量豐富,煤炭儲量約為30億噸,鐵儲量約40億噸。其他礦物有黃金、菱鎂、鋁礬土、油頁岩、金剛石等。满洲國建成的豐滿發電站是當時亞洲最大的水力發電站,1943年的發電能量為22億度。自然資源匱乏的日本佔领這一地區之後,滿足了它戰爭經濟的需要。
    滿洲大量的煤炭、木材等工業原料被輸送到日本。大部分生鐵則被運往日本煉鋼,在满洲煉製的鋼材除了少量在本地使用,其他都以鋼坯的形式運往日本軋製。昭和製鋼所理事長久保田省三在《滿洲國和鐵》一文中明確表示,滿洲國煉鐵業有着豐富的原料和特殊的優越性,擔負着「大東亞戰爭」的重大使命和責任。
    奉系軍閥張作霖(張學良之父,為日人暗殺身亡) 時期,就曾致力於東北的工業化。而滿洲國則建立了當時亞洲較完備、先進的工業體系。包括鐵道運輸、航空、航海、鋼鐵、煤炭、機車(是指火車頭,也稱「機關車」或locomotive,並非台灣所稱的「機車」或motorcycle)、汽車製造、飛機製造和軍工等工業部門。滿洲國於1945年在工業規模上超過日本,成為亞洲最大的工業體。
    根據1936年滿洲國國務院的資源調查報告,滿洲地區可耕地面積為4000萬頃(40億畝),其中已耕地2500萬頃。森林面積為1億7000萬頃。年產大豆250萬噸,小麥200萬噸,稻子70萬噸,小米100萬噸,高粱800萬噸,玉米500萬噸,雜粮(包括大豆以外之豆類)60萬噸,棉花30萬噸,烟草16萬噸。存欄牲畜包括馬400萬匹,牛300萬頭,羊3000萬頭,猪4000萬頭
    滿洲地區年產粮食约2000萬噸左右,其中必須優先供應日軍和滿軍的軍事用粮、日本與朝鲜移民的口粮以及對日出口。根據關東軍的要求,滿洲國每年要向日本提供1000萬噸以上的粮食,每年8月中旬開始征粮工作,11月底结束。除去來年的種子之後,中國農民的口粮所剩無幾。由於粮食供應不足,當局規定中國人不允許運輸或食用大米、白麵,只能食用由玉米、小米、甚至榆樹籽和鋸末混合磨成的「協和麵」,違者按照「經濟犯」治罪。而日本「開拓團」移民(「開拓團」亦稱「墾親團」,是日本到滿洲國的農業移民,約32萬人)不但不需要交纳農業税費,還能按月領取口粮。
    日本人在滿洲國還推行合法擴大種植鴉片,種植面積達三干公頃,確定了鴉片的專賣壟斷,從事「支那鴉片需給」,「供應大東亞共榮團內的鴉片需要」,毒害中國百姓。
    北美洲的世界日報在2008年3月18、19兩日連載了康惠民先生的一篇回憶在偽滿鄉間上小學的文章,題目為〈偽滿時期 鄉間小學生活〉,有這段人生經驗的康先生年齡至少在70以上了,看他把當時在學校唱的偽滿「國歌」及小學生要背誦的「詔書」一字不漏的寫出來,足見他記憶力很強,文中所記各點準確性極高。
    康先生記述當時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都要下田種地,所種之地為日本移民「墾親團」剩下的零星地,除了種分派的地以外,春、暑、寒三個假期都派有額外勞動。
    小學生們在春假被派去棉花田裡拔芝麻,因為農民們被強迫種棉花,好的收成都被拿去「上繳」日本,自己辛苦一無所穫,所以在棉花田間私下夾種些芝麻,數十步種一株,這樣並不會影響棉花生長。但被當地警察及鄉公所執行人員這些皇奴們發現了,就叫老師帶學生下田去把農民私種的芝麻拔掉。
    小學生們在暑假被派去棉花田裡採棉花,因為大伏天(盛暑) 正是「伏棉」(質量較好)盛產的時候,而農民要拖到秋後才上繳棉花,皇奴們怕農民私藏伏棉所以叫學生在暑假期間去搶收。
    在大豆田裡夾種的黃麻,麻農在秋天就收割好了,堆到學校的操場上,寒假一開始就叫學生們來剝麻,幾天下來學生個個剝到手破。日寇及日奴們搜括得也夠徹底的,連小孩子的假期剩餘勞動力都不放過。
    日本人霸佔中國土地,掠奪中國資源,用來壯大自己軍事力量後,再擴大它的侵略行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就如此把整個太平洋弄得天翻地覆。他們在戰敗六十六年後的今天,在美國的呵護下,軍力又達到能稱霸亞洲的地步了,於是故態復萌,蠢蠢欲動還想像從前一樣在中國侵佔土地、掠奪資源、奴役人民。皇奴們隨之起舞,於心何忍!
    我一直認為美國該醒醒了,應對日本有所節制,難道忘了上次珍珠港的事了嗎?同時也希望中國大陸放棄共產黨獨裁,和美國爲友,我知道中國大陸若不放棄共產黨獨裁是不可能和美國爲友的。
    另一方面,台灣中華民國的前總統李登輝卻於2009年9月5日在日本演講慫恿日本人對美國要硬起來,他認為「無條件服從美國,以及對中國實施卑屈的叩頭外交,完全與身為(當時)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地位不符。」並點醒日本「考慮中國將來具有不確定性。」(「中國不確定性」論在李此次演講前我已有所聞,意指中國前途未卜,也有可能會垮,這是日本軍國主義和日奴們最樂見的。)李的鼓舞性演講還大受日本人喝彩。其實中國的不確定性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放棄共產黨獨裁,和美國爲友,屆時將向李登輝派日本人敲響喪鐘,對他們並不有利。
    孫亨利寫於南加州

Leave a Reply